Dazaiosamu

【all叶】不良少年▪31

慕瑾:

117


叶修被那个带着口罩的人一棍打在肩胛,受痛手臂脱了力,手机掉在地上。


他反应很快,辨认出那个人的位置,马上向着反方向迈了两步拉开距离,快速打量起这个人,并思考着逃跑的话跑不跑得过这个人。


被打到的一瞬间其实他的脑海里已经瞬间联想到某个人——那个一直企图抹黑他驱逐他,最后却自作自受的晋老师。


可出乎他的意料,这个人的体格与晋老师完全不同,有点偏瘦,也不高,看起来还是个少年。


这就奇怪了,会是谁。


叶修后退着,只要出了这条巷子他就安全了,他并不打算与一个少年动手。


可那少年却不给他机会,冲上来把叶修按在墙上,抬起手眼看就要朝叶修肚子上来一拳,嘴里恶狠狠地喊道:“我今天非要把你打死不可!”


这时叶修睁大了眼睛,从这个少年露在口罩外的皮肤看出了端倪,略有些诧异,正要开口,却听到一个粗犷的男生从男生身后传来,携着裹不住的愤怒,大喝道:“你这个狗东西想打死谁!”


话音刚落,一只明显属于成年男人的强壮手臂就出现在两人眼前,随后带着巨大冲击力的一拳砸到了那个男生脸上,把他打得直接向后倒去,踉踉跄跄地倒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稳住。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过这波却是让人又惊又喜的一股冲击。叶修看清楚了来人,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胡子都没理干净看起来略邋遢的成年男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人愤怒太过,额上青筋凸起的模样看起来竟有几分帅气,是小姑娘喜欢的那种能给人安全感的成熟男人。


“老魏!”叶修喊了声,带着笑意。


男人正追着那个男生打,闻言背影僵了僵,但很快有平复,拿起那个少年打叶修用的那条棍子就要追上去打,嘴里骂骂咧咧:“你这个狗东西,打狗还要看主人,居然还敢打我一把屎一把尿养大的傻儿子,我看你是活腻了……”


叶修刚捡起手机,闻言冷笑一声,打开免提,让黄少天急切的声音传出来,那男人顿时又是一僵。


那个男生没想到叶修身边还有这种满身匪气的男人,顿时怂了,捂紧了口罩,慌不择路地逃了,魏琛往前追了两步吓他,见他跑得像条狗差点没乐坏。


还没笑两声呢,叶修就一手搭在他肩膀上,也笑,笑得夹着满满的嘲讽:“我说魏琛同志,你还知道要把头从龟壳里探出来透透气啊。”


魏琛咳了声,嘟囔道:“你这说法就很不对,说得我跟个龟【隔开】头似的,怪别扭的。”


叶修一巴掌呼人后脑勺上,全然不顾魏琛还是救了他的人,毫不客气地开始算账:“你第一次退学的事太久远了,我不计较了,但是你带坏了青少年又退学,徒留黄少天一个人愧疚得要死,以为自己害了你这件事我们可得好好算算。”


魏琛偏过头,哼哼,“这话不是这么说的,我确实是在黄少天那兔崽子父母投诉之后退学的,他该愧疚两下。”


说完他自己都觉得不够意思,叹了口气:“我就是知道他这个人义气重,容易自己钻牛角,所以不乐意出来露脸,就怕他一见到我就要跪下哭嚎,我怎么受的起,你说对吧。”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他。


魏琛没得到回应,便回头看一眼,这才发现叶修拿在手里的手机还没挂断通话,黄少天的声音颤巍巍地传来:“我靠,魏老大你……”


“叶修你这个缺德玩意!”魏琛怒,身子一动,一直把身体的重心放在他身上的叶修便摇摇晃晃地一倒,头低下来靠在了魏琛肩膀上,魏琛听到了叶修吸了一口凉气,而后声音有些抖,像是忍住剧痛,说:“先别动,我缓缓。”


魏琛这才想起叶修的肩膀刚被打伤,还不知道严不严重,忙扶着叶修,也不管黄少天了,一个劲地问:“你这个傻逼又惹谁被揍成这样,断了没,能动不能动,要不要带你上医院?”问是一回事,直接忽视叶修的意见就要把叶修带去医院是另外一回事。


“没惹谁,是他惹人了。”叶修抬起头,眼神望向了巷口出现的苏沐秋苏沐橙叶秋三人,估计是发现他不见了着急,出来找了,不然苏沐橙跑过来的身姿不会这么慌乱。







118


叶修的肩没有大碍,不过还是上了绷带。


出了这种事逛街也没意思了,魏琛在发现叶修有人照料时就悄悄离开了,不过他好歹有了点良心,走之前把电话号码存在了叶修手机里。


苏沐秋和叶秋出门去给叶修买补品了,一路上吵个没完,说又不是肾虚买个屁的老母鸡,又被反驳说肾虚喝鸡汤有个屁用,这么点常识都没有活该你虚睡不到叶修!


叶修靠在电脑椅上,没事的那只手还不闲着,打开了经常玩的那个网游的论坛看起了某个副本的攻略。


苏沐橙坐在他旁边,低着头不说话,看不清她是什么样的表情。


叶修随口问了句:“副会长?”


苏沐橙沉默了好一阵,然后闷闷地发了个鼻音:“嗯。”


“他戴了口罩,原本猜不到的,但是口罩挡不住他满脸的青春痘。”叶修说,“我见过的人就他一个灾情这么严重。”


苏沐橙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叶修本是想逗逗她的,见她这样也有些无奈了:“不是你的错,反而是我,之前居然没有察觉他有什么不对。”


揍叶修那人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之前先是向德育处举报叶修包庇学生打架害得叶修被骂了一顿,随后又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叶修和苏沐橙一起逛街的照片并向学校举报,希望能借此将叶修停职那个满脸青春痘的男生。叶修原本以为他只是想要抹黑苏沐橙,好让苏沐橙下位自己当会长,现在想来,似乎还藏着很多其他的因素。


苏沐橙把手机打开,屏幕上她和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备注是那个副会长的名字。


这人对苏沐橙说话的语气非常诡异,既有着讨好,又有着高高在上般的傲慢,常常是一张照片,是他偷拍的苏沐橙,或是回家,或是逛街,配上一句句的类似于“会长,我们又偶遇了”的话,只让人觉得惊悚。


叶修望着手机,拳头慢慢握紧。原来这个人其实是还是苏沐橙的追求者,几乎是个变态,跟踪女学生并偷拍,猥琐又恶心。


这么一想,那那张他和苏沐橙逛街的照片想必就是这个混账拍的了。


“他以为我们俩是情侣,一直看你不顺眼,你出去吸烟时我才打开手机,看到他又发过来一张照片,拍的我们俩在吃雪糕,我觉得不对劲了,拉上我哥和叶秋去找你,没想到来不及了……”苏沐橙抽了抽鼻子,语气不无内疚。


“我之前以为他是针对你,没想到他是在追求你。”叶修说,语气有些低哑,似乎在压抑着怒气。


“他觉得我不接受他是因为我太骄傲了,他觉得女生不应该这么自傲,就应该居于下位,所以一直找办法想拉低我,”苏沐橙说,“后来他以为我们是情侣关系,可能就一直对你有怨恨,觉得是你把我带得这么不像个正常女孩的。”


总有的人怨天怨地,自以为世界亏欠了自己,却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面目有多丑恶。


“他一直这样骚扰你吗?”叶修皱着眉问。


“他只敢动动嘴皮子,不敢做更过分的。”苏沐橙说,“说实话今天是你没有防备,不然他那种人就连我都可以掰倒。”


叶修警告:“你别逞能。”


苏沐橙叹气:“我没有。只是觉得……真的很对不起你。怎么能让你因为我受了伤呢……”


叶修揉揉她的头,温声道:“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要说这种话了?”


叶修的手温暖,动作轻柔,带着阵阵暖意。苏沐橙不禁想起小时候她跟着叶修出门玩,总喜欢揪着叶修的衣角,叶修的朋友就开玩笑说叶修带着小媳妇出门啦,叶修这时候总会一改懒洋洋的面貌,皱着眉严肃道,不准拿女孩子开玩笑。


整个人就是这样,有着良好的修养,又对在乎的人护短到极点,一直站在她身前,把握着分寸地保护她。


她对叶修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他知道叶修对她也没有,她只把叶修当作是了哥哥,或者亲人,再或者只是一个倚仗,她可以彻底放松暴露脆弱的倚仗。


“那我不说了。”苏沐橙笑了笑,掩去了脸上的负面情绪。


“不过他的事还不算完。”叶修却不介意暴露他的愤怒,“我不可能让这种心思龌蹉的人一直在你附近转悠。”


苏沐橙怔了怔,随后笑了,道:“悠着点,你的爪子还没好呢。”


随后微微转头,微不可闻地说:“我也不可能让他继续转悠了。”








119


叶修一直知道苏沐橙是个心思细腻又有点小调皮的渴望友谊的女孩,他知道苏沐橙在童年时一定有过不快乐的时光,以至于她不能像一些为了朋友而卑躬屈膝,永远保持着一份自得与骄傲,因此他更加想要保护好这个从小就跟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他在乎的人不多,所以每一个都是弥足珍贵的。


但他不知道的苏沐橙大部分的乖顺温和都是出于他希望她有而出现的。


苏沐橙一手背在身后,靠着巷子的墙等人,神色冷若冰霜。


如果说叶修给了她一个兄长应给的保护与关爱,那么她的亲哥哥苏沐秋给她的就是教她怎么做一个坏人。


小时候那些孩子们笑话他们,苏沐秋一开始还会握紧苏沐橙的手强忍怒气,后来忍不住了,捡了几块瓦片半夜从其中一个孩子的窗外扔进去,把人头砸得缝了好几针。


苏沐秋那时候和苏沐橙说,有人欺负你你告诉我,哥帮你扁他。苏沐橙却仰着脸,说,我可以自己扁他吗?


苏沐秋满脸惊喜,欢快地点头,说不愧是我妹妹,有魄力,就该这样,揍想揍的人。从此打架都带上还是小团子的苏沐橙,让妹妹自小就耳濡目染。


后来遇到了叶修,被叶修的温柔纳入了一个可以称为“家”的地方,苏沐秋对苏沐橙的教育就变了。从前苏沐秋告诉她不要克制自己,人活一生最重要是让自己快活,后来苏沐秋却说,你在乎的人的眼里是什么模样,你就要是什么模样,不要让在意的人失望。


苏沐橙似懂非懂,在六年级的时候因为被几个女生按在扯头发扒衣服而凶狠地反手,把几个女生按在地上揍到哭,头发掉了一大把。


那时候已经是高三苏沐秋和叶修闻讯不惜请假赶来学校,一个当家长给苏沐橙的班主任絮絮叨叨,一个牵着小小的苏沐橙的手,说,我不想让你沾上污点,虽然不是亲妹妹,但还是希望你以后不会因为过去的一时冲动而碰壁。


苏沐橙呆呆地望着叶修。


叶修摸摸她的头,“所以有什么事我给你担着,你负责乖乖长大。”


见苏沐橙点了头,叶修转身,对着斥责苏沐橙的班主任冷声说道,您最好还是先搞清楚到底是谁先动手,如果连保护自己都是错的话,那您也算白当老师了。


那后来苏沐橙再也没有动手打过人,她也慢慢变得不像以前一样倔强锋利,会因为被冷落而难过,会因为被针对而委屈,会因为有朋友而欢欣。


只是被驯服的兽依然是兽,她有一条清晰的底线,叫做叶修,那个一直以温柔引导她的男人是她不可被任何人触碰的逆鳞。


那个副会长带着满脸坏笑过来了,站在苏沐橙面前,黏糊糊地说:“难得啊,会长也会主动找我呢……”


话都没说完,一巴掌就狠狠地扇打在他的脸上,空旷巷子里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副会长很明显地呆愣住了,他没有想到一向有规矩的苏沐橙会动手打人。


这还没完,就在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苏沐橙抬起膝盖顶在他的肚子上,把他疼得捂着肚子跪下,嘶嘶惨叫。


苏沐橙一脚踏在他的肩膀上,把他往后按,直到头碰地。


苏沐橙背在身后的那只手亮了出来,手中握住的赫然是这个男生拿来打叶修时那根木棍。


她抬起手,那纤细的手臂竟然蕴藏着这么惊人的气力,木棍挥下来重重磕在副会长的肩膀上,一下、两下……骨头在皮肉下发出痛苦的叫喊。


“啊啊啊啊……”那个人想挣扎起来,苏沐橙抬起另一只脚,用力踩在他的脸上,直把他的后脑勺磕在地上。


脑海里一片天旋地转,副会长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在叫着疼,疼得他怕了,比那天被魏琛揍害怕,深入骨髓的怕。


“只要他愿意,我可以一直当个跑龙套,当个没有不良记录的乖女孩。”苏沐橙淡淡道,那个“他”副会长根本听不出来是谁,“但是他是我的底线,你可以伤害我,我不会动你,但碰他,我也不介意当个反派。”


副会长哆哆嗦嗦,望着眼神嫌恶得仿佛在看蝼蚁般的苏沐橙,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给我记清楚叶修是谁的人,然后有多远滚多远。”











🌸🌸🌸


其实原著里的沐橙就给我一种只要叶修需要她就会做到的感觉,一个女孩子,以前不打游戏,却能成为叶修的最佳搭档,我真想象不到她付出了多少努力,而她的初衷不是为了冠军,不是喜爱荣耀,仅仅是因为想在叶修身边跑龙套……橙叶好!


想要评论,真的需要动力!

【all叶】start all over again-43

暮倚澄舟:

前文走:(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为什么这么快又更了呢,要感谢留了很多评的小天使微七荧火,和今天居然又双叒叕和我拼字的myCP(然而这个人一直搞事情根本没写!!


 


43


 


苦闷了一整夜,荣耀还是要继续。


 


清晨,孙翔洗了把冷水脸,反复做着心理准备。


 


昨晚的两位不速之客,他的确是没有任何立场不高兴的,但他就是,不太高兴。牵扯到叶修,他总是变得奇怪起来。


 


和之前就与叶秋交集颇深的苏沐橙和邱非不同,他是天降到嘉世的成员,还压了叶修一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当上了队长。


 


就这样被强行扣除了八年来的功绩,还被自己抢了嘉世的一把手……叶修什么心情,孙翔是不敢去猜的。他向来不擅长揣测别人的心理,现在只能平常心对待叶修,把乱七八糟的感情都搁浅,最好在角落里生霉。


 


当孙翔刚下决心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当好嫌弃副队的队长时,叶修主动来找他了。


 


是的,罕见的,不是因为公事,而是因为私事,叶修来找他了。


 


“给你的。”


 


似乎是刚起,叶修眯着眼打了个哈欠,顺手递给他几张票。


 


孙翔莫名其妙:“什么东西?”


 


电影票之类的,他可不需要,他哪有那个空闲,也没人一起。


 


如果是叶修邀请,他倒是可以勉强挤点时间出来……副队放松,队长当然有资格休息了。孙翔脑内补充了非常多余的一句借口。


 


“单挑劵,想PK就奉陪。哥够意思吧。一般人我不给的。”


 


倚着墙的叶修摇晃着票根,见孙翔一脸茫然,忍不住逗他:“不要我就拿回去了。”


 


昨晚那样被打断的情形并不少见,昨天孙翔离开时的不痛快,叶修看在了眼里。


 


“这种东西除了黄少天没人想要吧!!”


 


嘴上这么吐槽,孙翔还是赶紧把“只有黄少天想要的东西”抢了过来,生怕叶修真的回收掉。


 


被叶修这么一闹,他才想起,今天似乎是自己的生日。比赛期间太繁忙,最多俱乐部临时组织吃个饭意思意思下,一不小心孙翔就忘了个干净。


 


收到这么敷衍的生日礼物……他居然还有点开心?!


 


……这么快决心就轻易粉碎,孙翔无言以对,遏制不住笑,但又觉得这样太傻,扭曲着嘴角,恢复到满脸嫌弃的样子。


 


他俩的确是一个队的没错,训练少不了。但实际上,同为战斗法师又实力上乘的两人,是队内PK次数最少的。这样的PK券肯定只能在私人时间使用,独处的机会,可是很贵的。


 


“这么随便的券,我不要肯定没人会要的。”孙翔把劵塞到钱包里放好,瞅了叶修两眼,不知道这种时刻该不该叫他一起去吃早餐。


 


“我倒是挺想要的。”邱非向来是个耿直BOY,和孙翔这种欲盖弥彰的人设不太一样。


 


为什么他生日就没收到这样的劵……不过前辈给他整理了一份战法资料,十分用心,他当天就把资料装在文件夹里随身携带了。


 


两人磨蹭太久,邱非和苏沐橙刚好听到了后半截对话。


 


瞬间被打脸,孙翔吃瘪,愤愤收起了钱包。叶修愉悦地摊手,人小邱就是这么懂事。


 


“都站这儿干嘛,去吃早餐了。”苏沐橙催促着,将叶修一把拉走,邱非赶紧跟上。


 


不甘落后的孙翔关了门,犹豫了下,还是走到了离叶修比较近的站位。


 


苏沐橙挽着叶修的手,想到叶修的PK券……那肯定无价啊。毕竟,最珍贵的是这个人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的地方。


 


 


回了嘉世,叶修刚进房间便见到了守在门边的苏沐秋。准确来说,是飘在门边的深闺怨灵。


 


“苏沐秋你搞什么,改行当门背灵了?”


 


如果不是他心理素质好,指不定会被门背灵吓得晕过去。


 


“专门在这儿等着嘲笑你的。”苏沐秋指的是叶修新鲜出炉的平局。


 


叶修立即开启互怼模式:“你行你上,手借你,免费的。”


 


放好行李,叶修朝苏沐秋伸出手,被苏沐秋隔着空气撩了两把。


 


“你的手又不贵,免了免了。”苏沐秋当然也想的,只可惜你说我打只能应付应付圈外人。


 


“那可不一定,你怎么知道俱乐部没给哥的手保个几千万的险?”叶修抬眼,看上去特别可信。


 


“一看就是没有。”不然也不会提借他一用了。


 


“聪明,虽然赶我还差点。”


 


懒得跟叶修继续贫,心理承受能力稳步提高的苏沐秋选择了转移话题:“全明星周末要到了。”


 


“嗯?是有这么个活动,第三赛季开始的。”


 


听苏沐秋提起,叶修才想起这个对他而言没什么意义的中场娱乐节目。


 


既然想起来了,他就顺便去看了眼投票,目前他在前十游荡。


 


“看来是非去不可了。”叶修很遗憾,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


 


苏沐橙和孙翔基本也在前十稳着,能一起去倒是会少很多针对他的集火。


 


“穿队服走秀?靠脸。叶修,你的印象分很危险啊。”苏沐秋凑到屏幕边说。


 


“你错了,穿私服才会炸。”


 


就算是叶修本人,也是明白他的穿着风格有多糟糕的。连苏沐橙都狠不下心拯救的程度。


 


“也是,这么多年你的进步都只体现在荣耀上了……”


 


十多年来,叶修的衣着品味一向扣分。


 


“一年四季除了T恤就是衬衫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又一次被叶修呛了回来,苏沐秋很无奈。


 


“反正不是拼脸,拼技术。穿什么都比不上现任女神的。”嗯,这句话不代表苏沐秋本人的想法。


 


叶修一脸见鬼的表情:“要比也是比小周和叶苏吧。”,接着他尝试挽回一下面子:“你可能是没见过我弟。”


 


“就是被你冒名的那个?”


 


“是青年总裁,他不叫被冒名的那个。”叶修觉得,苏沐秋似乎对叶秋产生了误解。


 


虽然这是事实没错……叶修很是自然地忽略了这件事,叶秋应该习惯了。


 


“那也是你弟帅,不是你帅,醒醒吧。”苏沐秋一本正经地下了结论。


 


“哦,代叶秋谢过了。”


 


苏沐秋:“……”你确定不是说的你自己?


 


这个文字游戏,苏沐秋输得心不服口不服。


 


扫视着穿着起皱外套的叶修,苏沐秋恍惚间想起十年前穿着同样队服在网吧里招摇过市的少年。


 


他自己的那件怕不小心弄脏了,好好收在了柜子深处。叶修没事儿逗他还找过一两次,以失败告终。


 


最终那件队服不翼而飞,不知道有没有跟他一起入土……应该是没有,不然他也不会真·一年四季都穿着白衬衫了。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至今苏沐秋都认为,当年第一次穿上嘉世队服的叶修是最好看的。


 


                                                                                            TBC


多给点剧情相关评论我能飞起来更,真的(……。